千与千寻》:我们对待友谊的态度

发布时间:2018-06-07 21:40:26

千与千寻》:我们对待友谊的态度

  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崇拜,终以图腾的方式创造出“神的世界”,并幻想着“神的世界”里无所不能。人类把自己的心灵无所保留地注入这个世界,所以,神的世界和人的世界一样,有纯净和善良,也有丑恶和肮脏。当人类经历了世道衰变和人间沧桑时,发现神并不曾给予我们救赎,便将肉体的救赎转换为灵魂的寄托,渴望把灵魂寄托于一个纯净无暇的、可以救赎解惑的信仰和崇拜,便诞生了宗教。

  孔子在《礼记·礼运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;死亡贫苦,人之大恶存焉。”而在《孟子·告子》中告子也说:“食、色,性也。”人的本性本来就是“贪食的猪”,当发现可以满足自己欲望的物质之时,便可以把身边的一切忽略,哪怕是善良和正义。当尽情于享受物质满足之时,猪的本性便彻底表露,而后被神抹去了“记忆”。这个“记忆”,不仅仅是我们曾经的初心,也是我们生而为人的目的和意义!

  柏拉图说:“孩子害怕黑暗,情有可原,而人生真正的悲剧是当我们成年后却害怕光明。”在物欲横流的世界,我们总相信金钱的无所不能。我们不惧黑暗,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就生长在腐朽与黑暗中;孩子害怕黑暗,因为他们的内心是纯洁的,光明的。当变换环境后,我们依旧以自我内心的规则去审视其他的世界时,那换来的只是命运的悲剧而已。

  神的世界是肮脏和丑恶的,因为它们和人的世界一样,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结构,没有自由、平等和尊重,只有压倒一切的权杖。当一切生命都对现实麻木之时,孩子内心的纯洁和光明转却换成了一股强大的勇气和力量,去改变扭曲的世界,去温暖已经麻木的灵魂,去照亮被黑暗笼罩的生命。

  庄子说: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”——《庄子·山木》。那么,友谊是什么呢?爱又是什么呢?友谊是不图回报,爱是没有索取,友谊与爱之间的共性就是没有目的。我们爱的人,无论是亲人、友人、爱人,爱都需要给予尊重和自由,也需要我们不给所爱之人增添烦恼和忧愁。但是我们的现实并非如此,一切都变成了目的和功利,甚至宗教也被污染和扭曲(毕竟宗教和我们同处一个世界)。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、“临时抱佛脚”……这些宗教用语变成了交际用语。

  太虚法师说:“清净为心皆普陀,慈悲济物即观音。”佛教认为,世间所谓的爱是私我的慈悲,是慈悲的局限化;而慈悲是爱的无我无界的博爱。千寻的爱,没有目的,没有利益,是纯净的,无私的。正因如此,才会有更多的人或神愿意帮助她及她所爱之人。

  有人说“喜欢孤独的人,不是野兽便是神灵”,而《古兰经》中说:“宁愿孤独,不与恶人为伍。”情谊可以传达我们的希望,忧虑,愉悦,恐惧,而心系情谊的人也愿意为你力所能及。或许利益交换这类的“相互帮助”只是举手之劳,若是一个深陷苦难者,谁又会像千寻与白龙那样,挺身而出呢?

  《古兰经》中说:“爱人如爱己,才是真主的信徒;行善的人,将在真主那里得到回报,他们的未来没有恐惧,也没有忧愁。”《圣经》中说:“爱他人,也是救赎自己。”但是当下的宗教,不是被战争、死亡和暴虐所充斥,就是被金钱、权力、道德所绑架,这并非纯粹的信仰,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教徒,都只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普通人而已。

 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家马基雅维利曾这样批判道:“天主教把善良之人做成鱼肉,贡献给那些专横无道的人。”人,都应该具有一颗善良的心,而善良不是懦弱,它是一种敢于反抗邪恶的勇气和力量。所以,一个没有反抗暴恶勇气的人,绝不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。

  《千与千寻》,是一部人的世界和神的世界的故事,也是一部孩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寓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